“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大唐贵妃》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这句自带声音的唱词,11月6日在上海大剧院响起,激起全场无限回忆。第3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京剧《大唐贵妃》首演。18年后,第21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当年曾参演片段的史依弘携手李军、安平、奚中路、蓝天等上海京剧院名角再次演绎这段传唱千古的爱情悲歌,演出从6日持续至10日。

  在史依弘看来,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大唐贵妃》都是独一无二的,“它背后的《太真外传》代表梅兰芳唱腔的顶峰,是集大成者,音乐、板式、旋律完美体现了梅先生‘无声不歌、无动不舞’的宗旨。《大唐贵妃》又将京剧音乐与交响乐结合,乐器丰富了,听着悦耳,又不失皮黄味道。”

  18年前,史依弘参演《大唐贵妃》前三场,“那时的杨贵妃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是她最为‘光环附体’的辉煌岁月。这一次我演完全场,历经她从绚丽到毁灭,传奇而悲壮的一生。”18年前,一段杨贵妃与李隆基生死诀别的唱段未能呈现在《大唐贵妃》舞台上,18年后遗憾得以弥补,“杨贵妃是主动赴死的,我始终认为,被赐白绫前,她最想要的就是与亲人或爱人诀别。无论是传统戏《白蛇传》中的‘小乖乖’、《霸王别姬》中的‘劝君王’,还是新编戏《狸猫换太子》中的‘纤纤小草’,都安排了诀别唱段。从戏的延续性和人物情绪层面来讲,这是无法忽视的情感,因此能在新版《大唐贵妃》唱出诀别,从演员到观众都很感动。”

  “梨花残落黄叶降,秋雨绵绵伴凄惶……”新版《大唐贵妃》中,饰演李隆基的李军也恢复了一段当年准备好却最终没有和观众见面的“梨花残落”唱段,“这个唱段非常有‘杨(宝森)派’特色。”这次李军从李隆基的青年一直演到老年,“现在我比当年有更多阅历、更丰富的舞台经验,出演李隆基也更加成熟。”在他眼中,李隆基是一位很可爱的皇帝,剧中有很多真情流露的段落,“在‘长生殿’一场,两人盟誓‘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皇帝给妃子跪下了,从身份地位来说本应是不可能的,这恰恰表露了他对杨玉环的感情是真挚的。在马嵬坡被将士们逼迫时,他说出‘这个皇帝我不做了’的任性话语,有孩子气的率真。李隆基的身份是皇帝,但剧中的他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是一个灵动、立体、丰满的人物形象。我想把他‘真’的一面演出来,不能完全端着,也不能演油了,其中的分寸要把握好。”

  执行导演朱伟刚表示,新版《大唐贵妃》在京剧本体的体现上有所增加,唱腔、唱段更丰富了,也增加“马嵬坡”武打的部分,“剧本加强对安史之乱等历史背景的着墨,安平饰演的安禄山增加唱段。原先剧中杨国忠被杀是暗表,不在舞台上呈现。新加的武戏部分将这段剧情呈现出来,由大武生奚中路出演陈元礼。武戏少而精,增加全剧的色彩。”与之相应,合唱和舞蹈在呈现篇幅上做了调整,削弱“歌剧感”,舞蹈演员的妆容、身段更加戏曲化。18年前版本由多组名家搭档演出,有亮相展示的唱段部分,新版减少角色亮相内容,贴合剧情发展的同时使整体节奏更加顺畅、紧凑。

  作曲杨乃林为新版《大唐贵妃》增谱17个段落,升级编曲和配器。18年里,《大唐贵妃》中的“梨花颂”成为大家最喜欢的戏歌,各种改编屡见不鲜,不仅上过春晚舞台,还走进了全国中小学生的音乐课堂,成为很多小朋友的京剧启蒙。杨乃林表示,“《梨花颂》国外演出时,管弦部分由外国艺术家演奏,虽然他们不会唱中文词,排练间隙我听到,他们都已经哼上了旋律。”这次《大唐贵妃》再度被搬上舞台,上海京剧院安排“小彩蛋”,面向全国小朋友征集主题曲“梨花颂”最美童声,入选声音在上海大剧院现场播放。史依弘感慨,发达的网络为普及京剧创造了便利条件,最终还是要吸引观众进剧场亲眼看戏、亲耳聆听,“作为京剧人,要排精致的好戏,有观众的好口碑,才有更多《大唐贵妃》这样的作品。”

上一篇:三请樊梨花
下一篇:人教版七年级语文下册14 驿路梨花 学案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梨花颂》 演唱:史依弘
服务热线

http://www.mikeszoocritters.com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